兴福禅寺写生
2013年05月28日

中国画里面的“写”具有一种速度感,又有一种控制;里面有一种很严格的法度,同时又要追求一种自由,它都是矛和盾,冰和火,两极的东西。你说我一定要像火的样子或者像冰的样子,那肯定不是中国画。中国画的“写”是经典法度和经典个性完美合一的“写”。

 

我是很崇尚传统,我觉得我非常非常传统,我觉得我是传统的正路子,但是我不排除任何经典的东西。

 

野逸当中要有一些淳朴的东西,朴实的东西。这实际上是个人心性的东西,谁也教不了你,所以很多老师在课堂上讲心境,这怎么可能教得了呢?我去当你妈把你重新生一遍出来,怎么可能呢?生出来就已经定格了,你就是这么一个人,你骨子里就是这个东西,只不过是你这块料砍下来以后,我帮着你尽可能的把这块料开发得既经济又实惠,又美观。

 

中国画的标准从来没有混乱过,是人的认识混乱了。五四运动很了不起,对我们的文化有推动作用,但是对中国画来讲,是一场不分青红皂白的“革命”。为了“革命”,于是就要对立,就要斗争,就要水火不容,就要你死我活。人的脑子开始乱了,于是乎认识也就混乱了。实际上,在中国画里面,水火是可以相容的,而且能够融出灿烂的光芒来。现在的中国画什么都不缺,就缺对传统经典的准确认识。多元是好的,但是多元不等于没有优劣标准。我始终认为在传统经典面前,宁要自惭形秽,也不要无知无畏。

 

如果一个画家在他模拟的生存源面前,能找到自己不间断的给养物、供应站、落脚点,那么他的绘画生存一定是蓬勃的。绘画的体系,就是如此。所谓绘画的体系绝不是你随便画两笔,而是一定要能形成自己的世界,像生命一样生生不息,循环往复,春夏秋冬,能够自我运转起来的。就像一台机器,有持续不断的内动力,运转得还有价值,产生有价值的信号、有价值的光,有价值的气体、气味、声音。

 

绘画没有了个性,就没有生命力,就会成为枯燥乏味的东西。但是同时,也必须要对共性的东西有认识,有关照,有把握,个性是在与共性对比之下才有的,传统经典里面充满个性,但也因此而贯穿着共性。此外,个性还必须是有质量的,有道理的,不是胡来的,不是拼凑的,如果做不到这些,就没有资格讲“个性”和“创新”。有“个性”有“创新”可是一个异常艰难的事情,中国画两千年来没几个人做得到,不能随便吹牛的!

 

摘录自《周京新写生札记》

文/ 周京新

江苏省国画院院长周京新在常熟兴福禅寺写生


江苏省国画院院长周京新兴福禅寺写生作品一


江苏省国画院院长周京新兴福禅寺写生作品二


江苏省国画院画家刘毅兴福禅寺写生作品


江苏省国画院院长周京新对江苏省国画院画家刘毅的写生作品现场指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