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之旅寄丹青——江苏省国画院画家及“新金陵画派”青年人才培养计划学员陕北写生日记(二)
2021年11月16日




延安写生日记

(2021年10月16日 ——10月20日)


文/宋力



10月16日 雨 南京——榆林


晨起出门,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第二批出发的同事差不多都提前到了机场,11:20由禄口机场登机飞延安, 两个多小时抵达。飞机冲破厚厚的云层时,舷窗还挂着雨滴但立刻已是阳光普照了,云海绵延,变幻无穷。临到快降落的时候窗外已经清晰可见地面的山峦了,平顶深谷,连绵不绝像大地皴裂的纹理。


早晨,第一批出发的画家和新青班学员们已由绥德坐车过来,抵达了延安当地的宾馆。大家吃过午饭后已在房间开始整理收拾前几天的画作了。我们去附近的小店吃了点面条,延安的阳光非常灿烂,蓝天白云,在树荫底下站着又感觉挺冷的,据说整体温度比绥德高一些,和南京相比就冷了好多。


10月17日 晴 延安


“延安宝塔是中国革命的精神标识”,早上8点半,出发去宝塔山。蓝天白云阳光灿烂,初秋的宝塔山林木葱茏,游人如织。这是一个始建于唐代,复修于明代的宝塔,共九层,阁楼式砖塔。塔底两拱门门额上一面刻着“高超碧落”,一面刻着“俯视红尘”。宝塔山上绿树环抱,山顶可鸟瞰延安全城景致,视野非常开阔。塔侧有一口明代崇祯年所制大钟,据说战时起着报时与报警的功用。来宝塔山的旅行团队很多,在阳光的照耀下似乎都精神振奋, 不时还引吭高歌,人声鼎沸。大家集体参观考察后,各自找合适的位置坐下来写生,12点返。



下午,到中共延安市委党校,举行“江苏省国画院为中共延安市委党校书画捐赠仪式”。党校校长王军致欢迎辞,他说延安的地理位置在黄土高原与黄河的交汇处,中华文明源于这黄土与黄河的交汇处。黄帝陵是中华民族的精神标识,“延安精神”是“建党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省国画院常务副院长、书记刘云发言,提出了省国画院在纪念建党百年的工作安排与此行红色之旅写生采风的实践意义,表达了对革命老区的敬仰与向往。随后省国画院领导向延安市委党校捐赠了由画院花鸟画创作研究所合作的《清风徐来》中国画作品一幅、画册三套,党校回赠了具有地方特色的延安剪纸一幅,捐赠仪式后大家一起阅览了1943年8月毛主席在中央党校第二部开学典礼上的讲话,参观了党校校史陈列馆。





回程的途中部分画家参观了清凉山万佛寺,大概四点左右上山,距离山门不远处刻着“新华书店发祥地”,进去一看,墙上全是雕刻,头顶还有藻井,空间不大,中间的佛像已经不见了但基座还在,不知道当年的新华书店发行的第一本书是什么,据说这里是新中国新闻广播、出版事业的发祥地,有“红色新闻山”的美誉。再往前走几步就是万佛寺,寺庙依山凿窟而成,石窟中墙壁上皆为大小菩萨造像,形制古旧,气象万千。有几尊菩萨的坐姿看上去与安岳石刻造像的近似,不知是否有渊源。石像浮雕虽在窟内但风化的现象也非常严重,有的依稀可辨,有的已漫漶无形了。清凉山的山体石质独特,长年风蚀水浸呈现出多变的纹理如翻卷的波浪,上刻“宛然云霞”四字。清凉山上还有道教遗址,传说八仙之一吕洞宾曾到此游观,二教融于一山。顺着山势向上走,一直走到明代崇祯年间所建的一座琉璃塔,据说琉璃塔是从另外的地方搬迁过来的,表面的琉璃已经斑驳脱落了,残留下来的是浓郁的宝蓝色绿色琉璃与石头基底的深浅赭色相交错,冷暖参差,刻有佛、菩萨、飞天、力士、龙、凤、麒麟等,风化残损的痕迹清晰可见。清凉山与宝塔山隔延河遥相呼应,站在清凉山半山腰是远眺宝塔山的一个最佳位置,半个多世纪前,傅抱石先生在23000里写生过程中关于延安宝塔山的写生稿中似乎也有这个角度,铅笔稿上还注明了万佛岩的位置;钱松嵒先生在1972年3月所作的雪景山水《红妆素裹》也是由此角度眺望宝塔山。



10月18日 晴 延安


上午,艳阳高照,8:30出发去梁家河考察学习。车程大概一个小时左右,进村时检查了身份证,这一趟原计划是写生一整天的 , 现在改为以参观考察为主。大家参观了位于村口的“知青井”,旁边刻着“饮水思源”四个大字,又步行至有着“知青院”之称的六孔窑洞和其他知青旧址、村史馆。村里非常干净,有几家餐厅和卖旅游产品的小店,当然也有著名的狗头枣和洛川苹果,村口小餐厅的饭菜做得非常有特色。



下午临时决定去乾坤湾,车程大概两小时,参观黄河的第一湾,讲解员说这里其实是S型,我们所能看见的是S的上半部分河道呈U型。据说伏羲氏在此“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发明了太极八卦阴阳学理论。这是黄土高原与黄河的交汇,U型河岸像一只巨大的草帽,远眺山川河流,视野恢弘,阳光下远山呈紫灰色调。半山腰有个大的化石,像某种不知名的古生物遗骸,被玻璃罩笼着,上面还撒着一些零碎的纸钞,像一种既神秘又世俗的祭奠活动。学员班的同学都非常勤奋,讲解员才刚刚讲完,鲁加鹏就已经开始选好位置磨墨抻纸了,大家各自找到合适的角度开始写生。



晚上8点通知新青班的学员集体在宾馆大堂看画,不到8点,大家都已经整理好自己画作团团围在大桌子前了。看来前几天的收获不小,有的手里拿着一大叠,有的卷成一个筒状,轮流把自己的作品放在桌上聆听画家们的点评。省国画院常务副院长、书记刘云带领院领导班子成员和画家们一起参加了看稿,就学员们的作品纷纷发表了自己的见解,对学员们积极主动的写生状态表示肯定并叮嘱大家不要松懈继续修改,争取回去后拿出一个高质量的展览来。



10月19日 阴 延安——榆林


今天出门有点儿降温的感觉,大家都穿得厚实一些,早饭后两辆大客车开往黄帝陵。受西安突发疫情的影响,原计划最后两天去西安考察的行程取消,在延安的写生也提前结束,丁少华副主任和马干昕在手机上查询延安机场已经没有近日的机票了,准备今天写生后晚上赶往榆林,明天直接由榆林飞回南京。


11点左右抵达延川黄帝陵,大家拿着画具沿台阶而上,进门就是一棵苍翠的古柏树,遒劲盘回,枝叶茂密,在视觉上就令人精神为之一振,这就是传说中黄帝手植的柏树。向前走院落里还有不少古柏,或倚斜或挺拔各自参天而立,古意盎然。方向军副院长回忆说曾经很多年前来过此处,一下车,就看见一块石碑矗立路旁上面刻着:“文官下轿,武官下马”一时间庄严感油然而生。现在的轩辕黄帝陵已经修缮一新,呈南北中轴线布局,拾阶而上,气势雄伟,极目远眺,青山环绕气宇不凡。刚踏进大门一颗颗雨滴就打了下来,大家浏览了一圈就开始选景各自坐了下来准备画画,雨慢慢地下大了,古柏树在雨中也显得愈发苍郁。



中午就在里面小卖部买的康师傅红烧牛肉面,在公厕旁边的电开水炉接水泡面,隔壁有几张供游客休息的桌椅,大家陆续坐下来开吃,戏称这是亚洲最大的卫生间,还好挺干净的。崔见副院长还担心有的学员不够吃特意叮嘱马干昕多准备几碗。从大门走过去时看见不少画架还撑在小雨中,刘懿老师把纸直接铺台阶上画了一幅四尺全开的柏树,说是小纸不太过瘾又换了大纸。新青班的学员们也有不少画大画的,个个干劲十足,有的连泡面也没顾得上去吃。



下午两点,收拾画具上车赶往榆林,车程六个多小时,晚上八点半抵达。


10月20日 阴 榆林——南京


早上8:30准时出发去榆林机场,中午11:20的飞机,宾馆距离机场不远一会儿就到了。大家在门口带好口罩,检查各自健康码行程码后进入大厅,值机托运行李时等了很长时间,一是不少画家的行李超重了,得交费;二是颜料和墨水还是需要开包检查。好在大家来得早,就慢慢等着也不着急。排队等候时,有几个学员都在说想留下来继续画,感觉才进入状态就匆匆结束了很不甘心。如果不是疫情的影响是可以画到25号的,这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只能回去后根据写生的感觉再画了。飞机准点起飞,抵达禄口机场后南京下着小雨,跟我们出发那天一模一样,大家互道再见,写生之旅就此画上了一个句号。



(摄影/Walkermedi)


分享到: